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谢亚龙每天为狱友按摩 称上市公司总裁年薪百万

2019-08-13 00:24:31  来源:大河网   阅读:2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谢亚龙真是名人,来了东港一趟就留了不少故事。”一名曾经被拘留在丹东东港看守所“做杂事”的人士,“出来”后一点不避讳自己过往的经历,常常和人聊起自己在看守所的事情。除了他自己,名人谢亚龙可能是他那张大嘴里出现频率最高的名字了……

      2010年9月,曾站在中国足球权力顶点上的谢亚龙被公安机关足球反赌扫黑专案组控制,一个月后被正式批捕。在经历了专案组调查后,谢亚龙辗转来到丹东市东港看守所。2012年4月,谢亚龙受贿案在丹东中院开庭审理。两个月后,他被判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没收财产20万,至此,谢亚龙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

      由于在庭审中声称受到刑讯逼供,谢亚龙成为了反赌扫黑运动中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不过,在丹东看守所等待出庭的日子中,谢亚龙留下的故事,精彩程度一点都不比“受到刑讯逼供”逊色……

      他的自我介绍:上市公司总裁、年薪上百万

      在看守所有这样一个规矩,开庭候审前的同案嫌疑人在互不知情的条件下可能会被安排在同一个看守所,但看守所会把同案的嫌疑人分散安排在不同的监舍中。因而,在谢亚龙候审期间,和他被安排在同一个看守所的还有陆俊、黄俊杰、吕锋等,只不过他们彼此并不知道对方也在这里。和谢亚龙在同一个监舍里的嫌疑人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因为不同的案件在候审,对于信息传递原本是很封闭的。

      可是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已经审判完毕,但因被控罪行较轻,刑期很短,所以就会在看守所里服刑做杂事。相比于其他被关押在监舍中候审的犯罪嫌疑人而言,他们有一定行动自由。在这一前提下,这个群体就成为了整个看守所之中的信息传播者。通过这群信息传播者,谢亚龙、陆俊、吕锋等人才了解到原来对方也在这里候审。

      对于一些有身份的人而言,在这样的环境下袒露自己的身份是一件难为情的事,但谢亚龙却不这么认为。一名和谢亚龙同期在看守所候审的嫌疑人后来回忆,有一次看守所流传某监舍来了一个上年纪的嫌疑人,开口就说自己是上市公司总裁,年薪上百万。而由于谢亚龙是最后一批押送到看守所候审的嫌疑人,在谢亚龙之前同案嫌疑人们大多已猜到谁和自己处在同一看守所,因此当听到“上市公司总裁、年薪上百万”之后,这些前中超公司工作人员、前裁判们瞬间就明白了:谢亚龙也在这里。

      更令人惊讶的是,这是谢亚龙在监舍里和狱友们吹牛时自曝出来的,狱友们大多对足球和上市公司的概念不了解。虽然对上百万年薪的身价颇为羡慕,却也只是把这个老人的话当成笑谈。倒是原来足球圈的人士们顿感大惑不解:谢亚龙平时的话语并不多,但在这里却能和五湖四海的犯罪嫌疑人谈天说地,而且连自己的身份都能吹出来,甚至说到曾拒绝过百万年薪这样的事,太反常了。

      他的平易近人:亲力为狱友“叉腰肌”

      在东港看守所里,所有的在押人员除了监规学习和静坐反省外,主要的时间都要进行手工艺品制作的工作。考虑到他的年纪和身体状况,看守所领导较为照顾他,不仅免除了他的工作安排,还安排同一监舍的其他年轻嫌疑人照顾他。

      但是谢亚龙自己倒是闲不住,经过一段时间调理身体状况有所恢复后,谢亚龙在监舍里也主动找事情做。最特别的,莫过于谢亚龙主动给狱友们进行按摩了。

      据“做杂事的”说,谢亚龙当时每天都会给狱友们按摩,他自己也享受了几回“上市公司老总、年薪百万级别的大佬”为自己服务的待遇,没想到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老人手劲倒还不小,还有一套一套的按摩理论,虽然这些理论让狱友云里雾里,但老头的按摩真的很舒服。

      谢亚龙此举,一方面是为了自己活动筋骨,锻炼身体,另一方面也给大家做了点实事,融洽了和狱友们的关系。足球界人士都知道,谢亚龙在2008年奥运期间曾经因为对国家女足大讲“叉腰肌”轰动一时。这时候在丹东看守所里,谢亚龙倒是没有空谈理论了,而是把“叉腰肌”实际运用了。


    相关阅读:
    大众影院 http://qqfkk.com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