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政务

《抢劫》一次抢劫惊魂。

2019-06-11 15:36:28  来源:大河网   阅读:2

    办公室内/晚


    张云:伙计们,你们慢慢忙,你姐姐我要走了!


    同事刘强凑过来:云姐!今天才发了工资,你带在身上也挺累的,要不我们几个帮你减轻点负担。


    张云:去!你们几个什么时候也开始惦记上我哪点钱了,你们几个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们一家老小还指着这些钱过日子呢!


    刘强:云姐!我也姐长姐短的叫了这么多天了,没个红包,该请我这个弟弟吃一顿。


    张云:好吧!今天太晚了,改天!改天一定请你!


    刘强:你可说好了,我可留着肚子等着你请客!


    张云:好的。你就知道吃!


    刘强:谁叫咱都是民以食为天呢!


    张云:好了,不跟你贫了,一家老小还等着我呢!


    刘强:云姐,听说咱这片最近治安不好,你可要小心些!


    张云:姐姐我最近正练柔道,还没用过,他敢来打我的主意,我正好试试身手!


    刘强:姐姐你大胆地往前走!莫回头!


    张云家附近一段路/晚


    张云家附近的路上,张云发现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不由地加快了脚步。


    走到一个岔路口的时候,一个黑影闪了出来。


    劫道人:别动!把钱交出来!


    劫道带着面罩,手拿着一把刀。吓得张云腿软着坐到了地上。


    劫道人:我只要钱!不想要你命!把包给我!


    张云把包递给了劫道人。坐在地上想看看抢劫自己的这个人。


    劫道人拿着包麻利地从里面掏出了她的钱包:看什么看!不想活了!


    张云吓得也没再敢抬起头看。


    劫道人:现在你给我唱支歌。大爷我想听你唱歌!


    张云:我不会唱歌!


    劫道人:叫你唱你就唱,啰嗦什么!会唱什么就唱什么!


    张云就唱起了国歌!


    坐在唱着歌的张云过了一会发现没有声响,抬起头看了看那个抢劫她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自己的包就扔在不远处。


    张云站起身,拿起自己的包,拼命往前跑。


    在一个小商店门口,她停住了脚步,回头往后看了看,身后只有[寂静空荡的街道。


    张云家/晚


    张云:开门!我回来了!


    陈刚:老婆!你可算是回来了!


    陈刚打开门,张云走了进去。


    陈刚一边把拖鞋拿给她一边说着:你怎么天天都这么晚回来?我都快担心死你了!


    张云:你再别报怨了,我刚才碰到劫道的,吓死我了!


    陈刚:老婆,来让我看看,你没怎么样吧?


    张云:还好,我没事,就是让打劫了300块钱。


    陈刚:这伙人也太大胆了,走!咱们去报案!


    张云:哎!我看还是算了。


    陈刚:怎么能这么算了呢?走咱还是报案去吧!


    张云:算了,这种劫钱的都是团伙做案,可能他们呆在咱这不是一天两天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了300块钱,何苦去招惹他们,全当破财免灾了。我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陈刚:老婆说不报案咱就不报了。以后你晚上回来,不行就打个电话我去接你,你一个人这么晚回来,我不放心。


    张云:知道了!知道了!今天我也累了,今天你这个大厨给咱弄点啥吃的?


    陈刚:你就坐在这,我给你去拿去!


    陈刚端来一碗汤,放在张云的面前。


    张云喝了一口:还是老公的汤最好喝,既养顔又美容,比外面那些味精汤好多了。


    陈刚:你爱喝我下回给你再做,来,你喝着汤,我帮你捏捏肩。


    张云拿起身边的包,从里面掏出钱包:给!这是明天的零花钱!


    陈刚:老婆!明天能不能多给点?每天就只给我10块钱,哪够呀!


    张云:你们单位中午管饭,你又不抽烟不喝酒的,10块钱坐车绝对够了,要嫌少,我不给了。


    陈刚拿着张云递过来的钱:有总比没有强!~我要!我要!


    办公室内/午


    中午午休时间,刘强喝着水,拿着一份报纸在看。


    刘强:你看看!你看看!现在的抢劫犯也先进得不行,也是放哨、抢劫、消脏一条龙。工具也是越来越高级了,都用上枪了。云姐,你看,这个抢劫犯的头还没我大呢,一个小屁孩,还做了不少案子。


    张云没理她,坐在座位上发呆。


    刘强用手在张云眼前晃了晃:云姐!回魂了!现在正在上班,要想刚哥,也别这么明显呀,间我们这些单身都要流口水了。


    张云用手拨开刘强的手:去你的!


    刘强:云姐,今天一天了,怎么看你没精神?


    张云:哎!昨天晚上真让你这臭嘴说中了,碰到劫道的。


    刘强:那…那…没把你怎么样吧?


    张云:能把我怎么样?怎么样了,我还能坐在这和你说话?


    刘强:你报警了吗?这回让人打劫了不少吧?


    张云:也没多少!也怪了,昨天晚上碰到这个抢劫的,明明我包里有刚发的工资,他只拿了300块就走了。


    刘强:林子大了什么怪鸟都有,见怪不怪了!


    字幕:十几天后


    办公室内/晚


    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都零零散散地走了。


    刘强:云悖趺椿共蛔撸?br> 张云:哎呀!你今天怎么了?打扮得挺花哨,平常你都是最后一个走的,今天怎么这么早?


    刘强:看来云姐平我常还挺关心小弟我的嘛。我真是受宠若惊,小心刚哥吃醋哦!


    张云:去你的!整天没个正经的。别转他移话题,老实交待!


    刘强:我想让你请我吃一顿,你又是推三阻四的,咱不是今天才发了点奖金,我自己出去慰劳自己一下。


    张云:少乱扯!昨天我才请你吃过,你怎么年纪不大,忘性还挺大。不说就不说呗,看你那个样子一定约会去!说!又看上哪的姑娘了?


    刘强:就咱这长相,咱这口才,在哪不是一表人才,追咱的姑娘排成排,随便一招手就乌央乌央的!


    张云:你就吹吧!你如果不急,,就在这儿多等等,最近不太平,顺道送我回家。也算是做好事了,到我家让你刚哥给我做顿好吃的犒劳犒劳你。


    刘强笑着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姐,你就放过我吧。妈呀,要迟了,不和你说了!走了!


    张云:那还不赶快走,还在这儿啰里啰唆,!等你的好消息。


    字幕:二个小时后


    张云坐在电脑前伸了伸懒腰,办公区里只剩下她和几个其他部门的同事。


    张云看了看手上的表,拿起包走出了办公室。


    张云的手机这时候响了,她一看来电是老公的拿起来就听。


    陈刚:老婆,这都几点了,怎么还没回来?


    张云:我正准备走,这不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陈刚:要不要我走接你一下。


    张云:不用了,我没事。不用来了,你在家把思思安顿睡下。


    陈刚:思思刚睡,真不要我来接你一下?


    张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不用了。我一会就到家。我挂了!


    陈刚:好吧。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我在家等你!


    张云家附近的一段路/晚


    从公交车下来,路上的行人已经少得可怜,走到家附近的那条小道的时候,一个喝醉酒的人向她走来,迷迷呼呼地向她打招呼,张云不理会那个人,加快了脚步。


    走到那个岔路口的时候,一黑影就站在她的面前。


    劫道人:小姐!我们还真有缘分,又见面了。咱也算是老熟人了,快点!不用我再说什么了吧!


    张云已经比上一次镇定了许多,并没有吓得坐在地上。


    张云:你想干吗?我已经再不走我可要报报警了!


    劫道人:哎呀!我好怕呀!你还报警了!你知道不知道大爷在这儿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家在哪我可都知道,你是不想在这地界上有你了,你就报你的警!


    张云:我不报了!不报了!这是我的包,你拿去!


    张云像上次那样,把自己的包交给了那个劫道的人。


    劫道人拿了包,并没有马上离开,走近张云,用手摸了摸张云的脸:哎!大爷我上次没仔细看,你小脸还挺白净盘挺靓,条挺顺!什么时候陪大爷我玩玩?


    张云厌恶地别过脸:钱拿走就赶紧走!不然我喊人了!


    劫道人:看来你还挺硬气!大爷今天也忙,不和你忘废话了!


    劫道人拿着张云的包,快速地翻出了钱包,拿了钱就把包扔在了地上。


    劫道人:下来就不用我多说了吧?唱个哥歌来听听!上次你唱的国歌可太难听了,这回我我可不想听你唱这个,来点别的!


    张云:我不会唱歌,就只会这个!


    劫道人:让你唱你就唱,别以为你是美女大爷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了,看见没,?大爷我手里的刀可不认人,不给你点厉害看看,你就不知道大爷我是谁,你不想你的小脸变成小花脸,你就给我不唱!


    张云:我唱!我唱!


    劫道人:唱!你现在给我蹲下,把头抱住,给我唱!


    张云没办法只好唱起了哥歌。


    张云家楼下/晚


    张云拣起了地下的包,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自己家的楼下,在那里喘着粗气。


    借着楼道里的灯光,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就赶紧跑上楼。


    张云家/晚


    张云:开门!


    陈刚:老婆,你怎么才回来?


    张云:倒霉死了!刚才又碰到上次那个人了!


    陈刚:哪个人?


    张云:还能哪个?上次那个劫道的。


    陈刚:怎么?又被劫了?看吧,我说让我接你一下,你偏不让,这回又让劫了多少?


    张云打开包,拿出钱包检查:怎么又只拿了我300块。


    陈刚:看看清楚,别的什么都没丢吗?


    张云:什么都没丢,就只拿了300块。


    陈刚:走,我陪你报案去!


    张云:不行!这回人家说了,如果报案就报复咱,我可不想你出什么事,谁知道这伙人盯咱多少天了?我也没什么事,为了区区300块钱。你在出个什么事,我可怎么办呀?算了,不要了。


    陈刚:还想报复咱?这人胆够大的,不行,不能算了。300块怎么了?300块也是钱,300块钱都顶我一个月的零花钱了。再说了,从你这劫了300块,也不知道从别人哪劫了多少,咱可不能纵容这伙人。走!咱报案去!


    张云:真的要去?


    陈刚:走!一定要去!一起去!


    派出所/晚


    张云和陈刚走进了警察局的值班室里。


    一个民警正坐在哪里值班。


    陈刚:同志,我们要报案。


    民警:好的。你们说。


    陈刚:我老婆刚才被人抢劫。


    民警:在哪?


    张云:就在我家附近。


    民警:你看清抢劫你的人长什么样子了吗?


    张云:打劫完就跑,我也没看清,我只看到那个人穿一身黑衣服,戴了一个黑面罩,其他的什么都没看到。


    民警:那他抢你什么了?


    张云:这个人打劫我了两次,而且每次都只有300块。


    民警:这个人除了劫钱,他还对你还做什么了?


    张云:什么都没做。拿完钱就走。


    民警:这样吧,我们最近手头还有一些案子,一般像这种抢劫案2000块钱才立案,你先写一个报案材料,我们会调查的。你回家等消息吧。


    陈刚:,你们怎么这个态度?难道非得我老婆被人把钱全抢了,或者被人弄个好孬你们才管?大案子是案子,我们这案子就不办了,就把我们这么给打发了?要你们就是给人民解决问题的,不然要你们干吗?


    民警:哎!财志,你怎么说话呢?我说我们不管了吗?我只说我们会调查,谁都不容易,你们也要理解我们,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


    张云:民警同志,他就这脾气,你也别放在心上。这样吧,我留下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消息了,你给我打电话。我们就先回去了!


    张云家/晚


    陈刚:这警察也太气人了,什么态度呀?不想查就不查呗,还扯什么有大案子,我看他们一个小派出所能有什么大案子。


    张云:还说人家态度不好,看看你的态度。我说不报案吧,你偏要报,还把你气的。行了,也忙了一晚上,洗洗睡吧。


    办公室内/日


    早上刘强哼着歌来到公司。哼的还是昨晚张云被打劫时唱的歌。


    张云听到刘强的歌抬起头盯着刘强看。


    刘强:云姐!看什么看?我脸上又没印钞票。


    张云:刘强,最近看你整天都是嘻嘻哈哈的,最近有什么喜事吗?


    刘强:也没啥了,最近处了一女朋友,


    张云:怎么样?


    刘强:没的说,那个漂亮!


    张云:哎哟!你看你那点出息,口水快流出来了!最近也不少花钱吧?


    刘强:哎!提钱我就头大了,这个月的工资差不多要报销在她那儿了。


    张云:那你没钱了,就和姐姐我提,要不要姐姐我救济你一些?


    刘强:目前还不用,我现在又有来钱快的办法。


    张云:什么办法?


    刘强:这是个秘密。


    张云家/晚


    张云和丈夫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聊天。


    张云:老公,我这几天想了想,我发现抢劫我的人可能是知道咱底细的人。


    陈刚:可别乱猜。


    张云:我没乱猜,我怎么越来越觉得我们公司的刘强有可疑。


    陈刚:说说你的道理。


    张云:被人抢的这两次,他都在我前后脚走的,每次做案都是我们发工资的时候。


    陈刚:这也许就只是巧合吧?做案要有动机,他一个人能花多少钱,况且他也不至于为了300块钱铤而走险吧?


    张云:你不知道,这小子这几天交了个女朋友,正用钱。可他这两天却说有了来钱快的办法,你说有啥比抢劫更快来钱的。300块,警察不是也说了吗?2000块钱才立案,所以他才抢我300块钱,也怕日后警察找上门。


    陈刚:不会吧?我看这个刘强比时就是爱和人开个玩笑也没啥大毛病,不可能是他呀?


    张云:你说这个,我越想越像,昨晚那个人的口气也像极了他平时说话的调调。老公,你说咱要不要举报他?


    陈刚:你也别瞎想了,咱现在只是猜想,也没确切证据,万一不是人家,不是要冤枉好人吗?那你以后还怎么在公司里呆。我刚才从咱这走,楼下的大爷大妈说,咱这最近有几个人都被人抢了,要一起去报警,会不人会和这些人有关?


    张云:你怎么不早说。可能每次我碰到那个抢劫的人正好抢完别人,不想抢我太多吧。这下这么多人报案,这回警察也该管管了,不然他们也太猖狂了。


    陈刚:那你以后还是要小心点,别大意了,这伙人虽然前两次对你没怎么样,谁知道下次会不会凶相毕露。


    张云:我知道了。


    字幕:两天后


    张云家附近的一段路/晚


    张云又一次加班晚上往家的方向走。


    那个劫道的人又一次站在了她的面前。


    张云直接把自己的提包交给了那个人。自己就蹲在了地了。


    过了一会,只听到“哎呀!”一声。


    刚才那个劫道的人,双手被民警扣住,身休按倒在地上。


    民警:你小子盯你半天了。小姐,你做为受害也跟我们回去一趟!


    当民警把那个劫道的人从地上提起来,脱掉他脸上的面罩的时候,张云叫了出来:陈刚!怎么是你?


    民警:你们认识?


    张云:他是我老公。


    民警:这样吧,你们俩跟我们走一趟,到派出所再说。


    派出所/晚


    民警对陈刚说:说说吧。犯了几次案了?


    陈刚:就有二回,全抢是是我老婆。我可是好人,可没抢过别人。


    民警:没抢过别人就行了,抢自己家里人就不算抢了?


    陈刚:我知道错了。


    民警:知道错就行了?老实交侍这刀还有你这身行头是从哪来的?你这一套都是从哪学来的?


    陈刚拿着那把刀,在自己手上戳了几下:这衣服是从朋友哪里借来的。这把刀是把玩具刀伤不了人。你们看!你们看!这抢劫和情节,是我自己想的,这不用学的,天天电视上都在演,我也算是自学成才吧?


    民警:你们这两口子可真有意思,老公打劫老婆,还到我们吵吵着要报案,到底怎么回事?


    张云:说呀,你怎么回事?怎么想着要抢我的钱了?


    陈刚:还不是因为你管得我太严了,我才想到用这个办法弄点钱花。


    民警:别吵吵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说清楚点。


    陈刚:民警同志你不知道,我这老婆,。在外面像个小猫似的,回家就变成母老虎了。不让我抽烟不让我喝酒,一天就给我十块钱,车费还算在里面。你说说,我一个大男人在外面,一天十块钱哪够呀。偶尔同事请客吃个饭的事,咱兜里没钱哪敢去呀!可有些应酬也是不得不去的,可这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总吃人家的,也不是个办法。上次,公司在外面搞活动,我不得不去,没想到事情就那么凑巧,他们都拿钱不多,就让我先掂着点,可一摸钱包,我钱包里就只有十块钱,你不知道我把人丢大了。我现在都成了我们公司的笑抦了。


    民警:那你怎么想着要抢你老婆的?


    陈刚:我想反正我的钱也是她的钱,全当我从她那里拿回了我的。况且我没多拿,每回只拿了300块钱。


    民警:那你抢了一次,怎么还抢第二次第三次?


    陈刚:民警同志,你不知道,300块!这300块钱也是第一次口袋里有这么多钱。我第一回抢完第二天就和一帮朋友出去胡吃海塞了一番花完了。所以才第二次抢了她。


    民警:那这回也是把钱花光了才抢的?


    陈刚:这回还真不是。自从有了前两次的抢劫,在家我感觉不到我像个大男人了,这两天,她那个唯唯诺诺的样子让我舒服。


    民警:本来你们家的事我不好多嘴,一个大男人在外面难免有个应酬,一天十块钱确实不够。你也别管他太严了。


    张云:民警同志,你不知道。管得严也是为他和我们这个家呀。我们结婚的时候他本来有个好机会可以去国外深造,可就是因为我们刚结婚没什么积蓄这个名额才让别人给顶了,我一直觉得欠他的,可现在大事小事都要钱,我们也没有什么来钱快的办法,所以就一直把钱抠着,就是想给他弥补这个缺憾。这样为他,最后还弄得两面不是人!


    剧终


    相关阅读:
    九死一生打一生肖 uusenet.com
分享: